2018年2月1日

如果知道這條路顛簸,你會走上去嗎?

「困住了,很不舒服!」這是我今天最直接的感覺,但我也講不出來哪裡被困住,但只是感覺很不舒服。

這種不舒服夾雜著難過、哀傷、無能為力以及「好想放棄」的感覺。前三個看起來,我經歷蠻多了,但好想放棄的感覺,第一次讓我這麼驚訝。

為什麼,因為好想放棄的背後,其實是我不想放棄。

本文約 1500 字,閱讀時間 6 分鐘。

開始鋪路前,我們要先挖路

當兵的時候,我曾經用了一個很特別的字「銑鋪」,一堆學長(當兵都喜歡叫官階較高的學長,梯次、班隊、階級制度很明確)覺得我也太博學多聞。

那時候,我其實對這個字沒有很大的認識。但剛剛腦中忽然浮現了一個畫面,每次經過正在更新的柏油路時,都會發現路變得坑坑疤疤,因為要鋪上新的平整路面,第一步就是把舊有的路面刨除乾淨。

後來,發現「銑」可以念「ㄒ ㄧ ㄢ 」ˇ,代表光滑的金屬。但我更喜歡另外一個比較難查到的讀音跟解釋,「ㄒㄧˇ」代表切削金屬的一種設備。兩個結合起來,其實就是講,要把路鋪得跟光滑的金屬一樣,我們免不了先把舊路刨除。

原本的道路,可能因為偶爾這邊破一下,偶爾那邊積水侵蝕,所以很多補丁;也可能有時候,電信、電纜、有線電視想要埋個管線,挖出了一條條長長的壕溝,補起來更顯而易見。

人的個性也是一樣,很多時候,我們的人生歷程也貼上了許多補丁,也有幾道長長的傷口,傷口好了,留下一條條深深的疤。

而當我們想要開啟新的人生時,第一步就是,我們要看依下這些補丁,看一下這一道道浮起來的疤痕,到底是為了什麼?

然後,刨除掉他們!

刨除通常是最苦的事情

但舊的東西,不是說挖就挖,說丟就丟,我們還是要先看一下有沒有什麼下水道管線、瓦斯管線,甚至捷運通道,以免不小心挖到就一發不可收拾。所以要挖之前,回顧是免不了的。

放到心情上面,就是一個更難的問題了!因為,你需要看清楚自己。

以我個人舉例,回顧過去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因為你可能有一個東西很想要重整,卻也會同時要求你翻攪出其他東西,例如你想要看感情,結果發現小時候父母教育的影響,讓你看到的是「我不值得被愛」。

一種被說服的我不值得被愛

當我看到的時候,我想說:「係啊!我不知道該怎麼辦?」我又不可能回到過去,那怎麼處理呢?

曾經我很想要跳過這個話題,曾經我很想要認定,這個議題已經被解決。但,過去的我從來沒有成功過。

直到有一天,我願意很痛的去看見。這裡的很痛有兩種層次,一種是自己覺醒的痛,這一層的通常是比較少;另外一層,就是「被覺醒」的痛,通俗的話就是不得不面對的痛。

然後,就這樣看著、看著、看著,看到我懂了,看到你願意起身解決為止。

途中,你一定會很痛苦,途中你一定會很猶豫,但途中你一定也有自己的渴望。

接下來,鋪上平坦的新路面

以前的我,一直以為傷口就是傷口,不管你怎麼做,傷口就是會在。就像破掉的鏡子,你就算黏回去,一定也無法天衣無縫。

不過,近期的體會,讓我知道,你不會離開所有的記憶點,但可以去弭平錯誤的情緒。情緒是可以完全消失的,就像我認為「不值得被愛」這一個點,其實他或許是被灌輸的觀念,實際影響我們的其實是我們帶這這個觀念的情緒。

有時候,我們還會為了保持這個觀念的存在,做出跟價值觀相似的事情。因此,就算新的柏油一批批運進來,我們也無法順利的鋪平。

另一種方式,是我們找到一台很好的壓路機,這台壓路機可以把路壓得很平,看不出有任何的接縫,配合上高超的技師,路邊的每個細節就這樣被弄的「天衣無縫」。

療癒可能是一台很好的壓路機,但好的技工真的很難找。

在我的經驗裡,其實神性可能是很好的解答,但其實,那正是你自己。

當一車車的柏油從車斗倒下來,你準備好為自己鋪上一條平坦的路,抵達你的目的地了嗎?


今天的與神對話

你都不會猶疑嗎?

:我不會,你會。

(今天很快就被句點了)

圖片來源:HIPPOPX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有任何問題與意見,歡迎使用以下留言功能。我們將盡力回覆~